一上午捞出三辆共享单车 河道里藏着啥“秘密”?


时间:2018-03-30 09:24:49 浏览量:161 来源:www.nbmshj.com整理

  河道里隐藏着这些“秘密”

  生活于京城的人们,这几年都有个共同的感受——北京城里的大小河流,变得越来越清澈;往日的“臭水河”,悄然变身为一泓碧水。

  在这变化背后,是河道养护者不辞辛劳地巡查维护,纵横于京城的各条河道、湖泊,都需要每日养护才能保证绿水长流。再也不要这样吃晚餐了河道养护都需要做什么?京城的河道里,又隐藏着哪些“秘密”?

  漂浮垃圾 每天打捞60立方米

  清晨9点,位于东五环边的通惠河高碑店水库,东升旭日的光芒洒在河面,映射出粼粼的波光。远远望去,能看到几点橙色,正在水面上缓缓行进。

  走到河畔,就能看到这几点橙色,正是穿着救生服的河道维护工人。他们三三两两站在船上,沿着通惠河的两岸,由东向西慢慢地行着船。工人手中,都拿着几米长的长柄笊篱,在左右挥动间,河面漂浮这几款中级车降价真够狠的的垃圾、水草,被一缕缕捞到了船头。

  河道维护工人驾驶的船分为两种,单体船能乘坐两人,双体船则有三名工人协同工作。船上摆着长柄笊篱、长钩、笤帚,全是清理河道垃圾所用的工具。

  与河面维护同时进行的,还有两岸的保洁工作。同样是穿着橙色背心的保洁员,沿着河岸进行着清扫,还要时不时配合靠岸的船只,将不好运输的垃圾搬上岸边的三轮车。

  早在一个小时前,他们就完成了今天的第一遍保洁工作——按照要求,河道及河岸的第一遍保洁应在早8点前完成——清晨6点天色微亮时,工人们已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,以树枝、水草这么细这么弹怎么做到的、塑料袋为主,时不时还能看到死鱼。外加人们不自觉扔到水中的瓶子等废物,河道维护工人每天打捞出的漂浮物垃圾,就有60立方米。

  被偷倒在岸边的垃圾渣土,则是河岸保洁的“重头戏”。由于通惠河贯穿着城区与郊区,又与五环路等交通主干道交会,总有运输车辆来此偷倒垃圾。

  这只是京城河道养护的一个代表,纵横于京城的每一条河道,都有河道维护工人的身影。

  “河道维护要做到‘三清’,清河岸、清河面、清河底。”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通惠河管理所副所长吕永峰介绍,通惠河全长15.08公里,二道沟河长9.18公里,均属通惠河管理所的维护范围。而这两条河道的清澈、卫生,则要靠52名保洁人员的轮番上阵。2017年,仅这两条河道清理出的垃圾,便达到两万五千立方米。如果将这些垃圾以1米的高度平铺开来,可以铺满三个标准足球全运会上的“退役潮”场。

  共享单车 一上午捞出三辆

  “这又一辆!”上午11点刚过,河道养护工人的喊声从四惠东铁路桥下传来,顺着养护工人的指示,可以看到桥下河底水草间,正躺着一辆橙色的共享单车。

  养护工人将船开到单车上方,手中的工具也从笊篱换成了长钩。

  横躺在水下的共享单车,被养护工熟练地钩起,等在一旁的同伴,迅速接过从船上递过的单车,放到了河岸一旁。

  这已经是这个上午被捞起的第三辆共享单车,河水冲刷后的车辆,显得锃亮崭新,但细看车身上挂着的水草,就能知道其“经历过什么”。

  而在工人摆放单车的位置,几十指纹锁现在那么流行辆共享单车被堆成一堆,它们都曾在河里“走”过一遭。

  沿着河岸走上一趟,就会发现类似的“车堆”已有几处,合计共享单车超过百辆——橙、黄、绿、蓝,五颜六色。

  “2017年下半年,我们的保洁员从河底共打捞出单车404辆。今年仅头两个月,又打捞出500辆。”吕永峰回忆,最开始注意到河道中的共享单车,是在武则天统治后期2017年上半年。虽然想不通为何会有人将车扔进河中,但不断增多的共享单车,逐渐成为影响河道环境的难点问题:“河道水深的地方,要几辆车摞在一起才能发现。”

  由于共享单车较一般垃圾重,打捞起来颇为费时费力,吕永峰介绍,打捞一辆共享单车需要河中、岸边多人配合,极大占用了河道养护的劳动力。与此同时,捞出单车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吕永峰表示,堆积在河岸边的废弃单车,至今仍没有好的解决办法。将这些车辆清运出河岸,则超出了河道养护现有的能力范围:“我们给共享单车企业打过电话,希望他们把车拉回去。可人家就跟我们说,车不要了,就放着吧;有的企业干脆已经关门了。”

  “我们只有五十多个养护工人,不可能都做这个工作。再说了,共享单车我们运到哪儿去呢?扔到大街上,不又成了环卫部门的负担?”吕永峰建议,在呼吁市民共同爱护共享单车等公共切尔西又惨遭截胡设施、设备的同时,也希望相关企业担起责任,而不是将管理成本转嫁给社会:“难道扔在哪儿,哪儿就负责么?”

  岸边垂钓 阻工人靠岸养护

  “别往这儿开,把鱼都吓跑了!”看到岸边漂浮的水草,河道维护工人将船驶向岸边,没承想招致了一通呵斥。骂人者是正在河边钓鱼的垂钓者,高碑店闸向西,高碑店水库岸边的垂钓者一字排开,约300米的一段河岸,就会聚了二三十名垂钓者,坐在岸边享受着上午的阳光。

  “咱皇马迷妹力挺C罗们再钓一会儿就散了,好不好?”嘴里劝慰着河畔的垂钓者,吕永峰的心情颇为纠结,一方面,正是逐渐改善的水体条件,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垂钓者;另一方面,垂钓者也成为破坏河道环境的一环:“这要在十年前,肯定没垂钓的,河都是臭的。我们能理解大家来这钓鱼的心情,但也希望大家理解河道保护。”

  吕永峰坦言,从法律法规的角度,诸如通惠河这样,以景观水系为主的河流,并不禁止垂钓,仅仅禁止下网捞鱼;然而从河湖环境保护的角度,垂钓者也确实对水体环境造成了破坏。

  “河道中的鱼,本来就是用来净化水质的,被钓走了,自然对水质有负面影响。”除此之外,垂钓者对河雨神“赖着不走”了道环境产生直接破坏,如丢弃垃圾、将死鱼留置岸边等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岸边的垂钓者与被扔进河中的共享单车,正是京城河湖环境治理面临的困境缩影——享受逐年改善的河湖环境的同时,少数市民又在有意无意中,成为环境的破坏者。

  如果说偷倒垃圾、乱扔单车,还是容易被河道巡查发现的“明枪”,那么水环境保护中还有难防的“暗箭”——偷排的污水、污物。

  “我们的排水分为雨水和污水两个系统,其中雨水是直接排入河道的。如果有人故意将脏东西倒入雨水系统,就可能造成河道的污染。比如一辆运污车,它本来应该开到处理厂。但为了图省事或者节省成本,它可能随意找到一个雨水井,就把脏东西都倒进去了。”吕永峰介绍,市面上最大的车都在这里由于雨水管道平时并没有水流,因此偷排的污物,可能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时间才会流到河中。当河道巡查人员发现突发排污时,偷排者早已溜之大吉:“河面上突然出现一片黄汤子,只能靠我们的工人一点点地捞,再用生物制剂进行水体净化。”

  “往一瓶水里滴一滴墨,染黑一瓶水很容易。但把黑水重新变成干净水就很难。水环境治理也是这个道理。”吕永峰坦言,无论是偷排、偷倒垃圾,还是污水入河,都需要多部门协作和社会共同支持。4月将至,北京也将迎来久违的雨水。这也是河道养护工人一年中最为繁忙的时节——天上降下的雨水,被养护者称为“洗澡水”,在洗去城市污浊的同时,也会将这些污物带入水中:“希望市民能够理解河道养护工作,共同保护京城水环境。”

  本报记者 吴楠 文并摄


文章来源于:博彩公司,http://www.ycqiche.com/

相关网站:

最新热门推荐 The latest popular recommendation